女子患癌剩“半张脸”

时间:03-26 阅读:
2014年10月,袁春杰又开了一家饭店,她忙前忙后,丈夫下班后给她帮忙。 
她是个癌症患者,18年前,医生“宣判”她只能存活3个月,可是,她顽强与病魔抗争,创造了生命奇迹。 
医生说,很多和她同期或晚些患该病的病友,已经没有一个存活,她是战胜病魔的第一人。 
18年,她经历5次大手术,左牙床、左颧骨、左眉骨被割掉,左眼被摘除,半拉左脸塌陷。 
就是这样一个“半拉脸”的坚强女性,在5次大手术的间隔期,以顽强的毅力艰苦创业。18年5次大手术,共花去治疗费用100多万元。难以想象,这100多万元,全部是她创业所得。她不仅没有拖累他人,还帮助了困难亲友。 
死神低头 
抗癌女喜极而泣 
萨尔图区东风新村,有一家特殊的饭店。 
说这家饭店特殊,不是店名如何奇特,也不是烹饪的美味如何特别,而是老板不是一般人。 
她50多岁,有时在吧台上算账,有时给顾客端菜。无论她干什么,一把长头发总是严严遮挡住左侧半张脸。别看她半张脸被遮挡,另外半张脸总是微笑的模样。 
2月20日,女老板像往常一样,热情地招呼着顾客。她的丈夫拿着一份特快专递乐呵呵地进了屋。他嘴角紧贴着她的耳朵说:“奇迹出现了!” 
原来,女老板是名重度癌症患者,已经治疗了18年,18年间做了5次大手术,左侧半张脸被切除。年后上班,她就跑到油田总医院,做了头部CT检查。照影片子在第一时间寄往上海第九人民医院。2月20日,结果传递回来,也就是丈夫手里掐着的那份特快专递。 
特快专递里的诊断显示:从照影上取了七个照点,七个照点均显示康复。 
看完诊断,她马上给上海第九人民医院的范教授打了电话。范教授是著名的肿瘤专家,范教授说,她的肿瘤已经被治愈,是个生命奇迹!与她同期的或者比她稍晚一些的病友,已经都不在世了。 
听罢此消息,她激动得热泪盈眶。 
18年前 
医生宣判活仨月 
“半张脸”的名字叫袁春杰,是大庆百货大楼一名病退职工。她的丈夫叫孙士明,在大庆市公路路政管理处工作。 
那还是1995年底,突然有一天,袁春杰感觉左上牙床上有东西。她照照镜子,发现是一个绿豆粒大的小包。过完1996年春节,丈夫陪着她去大庆一家较大的医院做了手术,切片结果出来,让她惊愕不已。牙床上的小包不是别的东西,而是一个恶性肿瘤,俗称叫腺样囊性癌。这种癌非常少见,极易扩散,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袁春杰顿时感到:天塌了,眼前一片漆黑! 
虽然手术了,可是她感到左牙床通向脑部的神经,一阵阵麻酥酥的疼。医生说,癌细胞扩散,命悬一线,要抓紧去省城大医院救治。很快,她被丈夫送到哈医大医院。 
医院的病人很多,为了及时救治妻子,丈夫一下子给主治医生跪倒:“救救我妻子吧!” 
医院的专家会诊后,权威专家对孙士明说:“癌细胞已经扩散到鼻子部位,非常严重,有点思想准备吧!” 
孙士明双腿发软,险些瘫在地上:“怎么个准备,快告诉我!” 
权威专家摇摇头,叹息一声:“告诉你实情,你爱人的生命期限多说有3个月!” 
孙士明懵了,他不住地祈祷,希望妻子的生命出现奇迹。 
当袁春杰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手术很成功,接着就进入放化疗期。放化疗对人的身体摧残最大,很多人都有自杀的心。而袁春杰则安慰丈夫:“我会面对,我会适应!” 
乐观心态 
开饭店创业自救 
袁春杰仿佛做了一个梦,丈夫的轻轻呼唤,把她从梦中惊醒。 
她突然想起,这是在上海第九医院。没错,她刚刚在该医院做完左牙床和左颧骨切除术,时间是1998年。 
她的整个头部被纱布包裹着,只露出右侧的一只眼睛。能下地走了,她看到病房走廊里一个年轻人抱头蹲在地上。突然,年轻人站起来,右拳挥向贴着白瓷砖的墙壁,白瓷砖被砸得七裂八半,瞬间,年轻人的手拉拉淌血。一打听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她的病友,和她患的一样病。年轻人得知自己患了绝症后,承受不了心理压力,才有了自残的举动。 
袁春杰没有这么悲观,她想,痛苦也是一天,快乐也是一天,为什么不快乐?丈夫对她的爱,给她坚强,给她力量,她要用快乐和坚强回报。 
两个月之后,袁春杰从上海返回大庆。这个时候,她前前后后已经做了3次大手术,本来,她和丈夫都是早八晚五的上班族,没有多少积蓄,3次手术,已经花得所剩无几。 
这个时候,她办理了病退手续。指望不多的退休费和丈夫的工资治病?她想都不敢想。她知道自己要长期与病魔抗争,她决心,不能拖累亲朋好友,也不能给社会增加负担。 
经过精心筹备,2000年,她在东风新村开了一家饭店,自己既当老板又当服务员,走上了创业之路。 
袁春杰说:“她尽量不让丈夫耽误工作,自己一天忙忙活活,把有病的事给忘了。” 
在家练字 
琢磨出国家专利 
癌细胞再次扩散,2006年,袁春杰又一次走进了上海第九医院。 
这次治疗,院方采取了特殊的放化疗方式。这种方式,意志稍微薄弱的人难以招架。而袁春杰早做足了思想准备。所谓化疗,就是往身体里注入毒液,毒液在杀死癌细胞的同时,也摧残着健康细胞。 
一般患者的化疗剂量每次为40至80毫升,而袁春杰的用量是210毫升。毫不夸张地说,每一次化疗,都是一次生死考验,袁春杰一次次地昏死,又一次次苏醒…… 
这次从上海回到大庆,袁春杰身体不如从前了,连走路都不稳当,因此,她不能去经营饭店了。 
无奈,饭店出兑了。袁春杰待在家里静养,可是,她哪里能待得住?她想起了她与丈夫恋爱时候的事情。 
丈夫勤奋好学,来自绥棱农村。当年她看上了他淳朴善良的人品,也看上了他的一手好字。 
耳濡目染,她的字也写得相当带劲儿,上初中的女儿做完作业,让母亲签名的时候,也常常为母亲的“字帖体”感到骄傲。  (女性创业故事 故事社 www.gushishe.com)
袁春杰来了兴趣,她在家练字,并且总结出写好硬笔字的9大笔画秘诀。她的女儿运用这些秘诀,在短时间内就练就了一手好字。女儿兴高采烈:“妈妈,你的练字‘经’,保准能受到学生的喜欢。” 
女儿不经意的话,提醒了袁春杰,她研究出“九中十字格钢笔练字速成”,获得了国家专利。这项专利,走进学校,走进课堂,在全国推广应用,因此,她也获得了一笔不菲的收入。 
坚持创业 
帮亲友走出困境 
2012年,袁春杰的癌细胞再次扩散,已经扩散到她的左眼,以至于颅底。不得已,她再次来到上海第九医院。这次手术,摘除了她的左眼球,切除了她的眼眶骨,致使她没了半张脸。 
医生说,与她患一样病的病友,或同期的,或比她稍晚的,都已经不在了。她的生命奇迹,与她忘我创业有关。 
住了两个多月院,袁春杰回到大庆,在身体稍微好一些的情况下,她又走出家门,踏上了创业的路。 
去年10月,她又在萨尔图区东风新村,开起一家大众特色的饭店。顾客知道她的情况后,纷纷前来捧场,给她支持。 
18年5次大手术,她的左牙床被切除,左颧骨被切除,左眼被摘除,左眉骨被切除,前前后后花掉治疗费100多万元。这些钱,她没有让亲友相帮,也没有要社会捐助,完全是治疗期间她创业赚的。 
这还不算,在治病期间,她还帮助两家遭遇不幸的亲友,走出生活的困境…… 
为了不影响顾客,她先是戴一头飘逸的假长发,长发遮挡住塌陷的半张脸。后来,她的头发长出来了,她依然用一把头发,遮挡着那半张脸。 
虽然遮挡住了半张脸,然而,她另外半张脸的笑容灿烂,用灿烂的笑容迎接着每一名顾客。 
袁春杰说:“不管我与病魔抗争,还是创业,都是老伴给我当靠山,是爱的力量,让我能够走到今天!” 
话音刚落,夫妻俩已经满眼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