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寒鸦看见某处的庭院里注着一群不愁吃喝的鸽子,便把自己的羽毛涂白,想去分享一些食物。寒鸦不说话时,鸽子把他当作了自己的一员。可是,有一次,寒鸦稍不留神,发出了声音。鸽子辨认出了寒鸦,就把它赶出去了。寒鸦...

  • 大鸦抢到一块肉,落在大树上。狐狸看见了,想得到那块肉,便站在树下,夸大鸦高大、漂亮,说他最适于作鸟类的王,要是他能发出声音,那就毫无疑问了。大鸦想表明他能发出声音,便放开肉,大叫起来。狐狸跑上去,抢到...

  • 从前有一只百灵鸟,在麦地里筑起了一个巢。麦子开始成熟了,她就为她的子女焦虑起来,因为如果割麦人一来,就会抓住他们,把他们害死。因此,她每天出去觅食的时候,就嘱咐小鸟们注意听人家说的话,好让她知道什么时...

  • 两条蜥蜴在一垛旧墙的墙头上晒太阳。“多么可怕,”其中一条说,“我们的生活!我们生活着,那是真的,然而那就是全部了,我们在造物中没有地位,而世界也下注意我们;我们是生活在阴暗和孤独之中的。为什么我们不生...

  • 牧人把羊赶到草地去放牧,发现自己的羊同野山羊混在一起。傍晚,牧人把他们都赶进了羊圈。第二天,起了风暴,牧人不能把羊赶到常去的草地,只好在圈里喂养,他扔给自己的羊有限的饲料,仅只于不让他们挨饿,而为了使...

  • 鹰和狐狸发誓交朋友,决定注在一起,以为这样友谊更能巩固。于是,鹰在一棵大树上孵比小鹰,狐狸在树下的灌木丛里哺育儿女。一天,狐狸出去觅食,鹰缺少吃的,就飞到灌木从中,把小狐狸都抓走,带回去和小鹰饱餐了一...

  • 蚊子飞到狮子面前,对他说:“我不怕你,你并不比我强。若说不是这样,你到底有什么力量呢?是用爪子抓,牙齿咬吗?女人同男人打架,也会这么干。我比你强得多。你要是愿意,我们来较量较量吧!”蚊子吹着喇叭冲过去...

  • 宙斯造了人,却让人短寿。人依靠自己的智慧,在冬季来临时,给自己盖好房屋,往在里面。一天,冷得出奇,天又下雨,马冻得受不住。跑到人那里去请求保护,人说,除非马把自己的一部分寿命送给人,否则就不保护他。马...

  • 一头傲气的毛驴——众所周知,这样的毛驴多得很——有一天遇到了一头野猪,便对他非常亲昵放肆。“早上好老家伙,”他开口说。“你看来真是不错。你那獠牙毫无疑问十分壮观。向你府上各位致意,告诉他们,我祝他们身...

  • 有人备办酒席,邀请亲友赴宴。他的狗也邀请狗友,说:“朋友,来呀,到我这里来赴宴!”狗友来了,看见那丰盛的酒席,站在那里、心里想道:“好啊,真叫人高兴!真是喜出望外!我一定要饱餐一顿。”那狗这么想着,摇...

  • 一只狼和一条看家狗在一个月夜相逢。狼又瘦又饿,几乎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而狗却油光肥胖。“你是怎么回事,朋友,”狼说,“会过得这么好,弄到这么多吃的?”“怎么,那很容易。如果你愿意干我于的活儿,你也能像我...

  • 阿波罗像在特洛伊城①愤怒地射阿尔哥斯人,②射死了许许多多的生命。因为不知道神发怒的原因,一次次致命的瘟疫,死亡了的牲畜,数也数不清。狮子召集了会议询问。说:“啊,我的属下,我的廷臣!请看,到处...

  • 塞维利亚城有一条小巷叫泊灯街,提起它的名字就使人回想起卡斯提亚国王彼得罗一世的故事。这位国王被人奉为贤明的君主,却被仇敌称为“暴君”。这位国王喜欢长年住在塞维利亚城。地下令把摩尔式的城堡修葺一新,...

  • 从前,有个农民叫贝利科。一次,他在田里干活,忽然听见“救命呐!救命呐!”的喊声。贝利科环顾四周,不见人影,只看见路边的一块大石头下伸出一个很大的蛇头。“这是怎么回事?”贝利科问。蛇哭着回答说:...

  •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块荒无人烟的土地上,住着狐狸、鹳和鹭鸶。鹳在一棵橡树上筑了一个巢,生下七个蛋。后来,又从蛋中孵出了七只活泼可爱的雏鸟。一天,狐狸来到鹳住的橡树下,它抬起头来招呼鹳道:“鹳...

  • 从前有位旅客来到一家客店,向店主人要点吃的。店主人给他煎了两只鸡蛋当晚餐。临走时,旅客一时疏忽,竟忘了付帐。一年以后,旅客又来到了这家客店。一见店主,两人就像老朋友似地招呼起来。他又向店主人要了些...

  • 有一天,一个捕鸟者在小麦田里撤开一张大网,太阳下山前,麦田上飞来了备种各样的鸟,捕鸟者拉一下绳子,鸟就都在网里了。但鸟很多,它们齐心协力从地上起飞,结果,带着网飞到了空中。因为它们拖着网,所以飞得很慢...

  • 一天,有位绅士死了,上了天堂。他很想见见一年前死去的叔父。于是,他去敲人家的门,一个身穿白衣的男人出来问他:“您找谁?”“请问我的叔父在这儿吗?”绅士问。“您的叔父是谁?”“是某某先生。”“不,先生,...

  • 埃尔梅德斯村有个神父,他常对人说:“早上做完弥撒,下午读过经文,我这个埃尔梅德斯村的神父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村里的人见神父除了做弥撤和读经,别的百事不管,就把这件事报告了主教。主教把神父叫...

  • 鸟儿厌倦于当鸟儿,月儿觉得沮丧老是当月儿,男人,女人,孩子,被费力的表情,习惯,身体,面孔,手脚,累得精疲力竭,现在他们都是在若安·米罗的画室里面。他们从博物馆的墙上跳下来,从不顾自己疲劳的资产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