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疑案

时间:03-04 阅读:
 
俄罗斯贝加尔湖湖畔有山有水有草场,是个天然牧场,卡里宁是这牧场的主人,养了五百多只绵羊和山羊,收入不错,卡里宁除了放牧以外,最大的嗜好就是喝酒,而且特爱喝烈性白酒,而且每次都喝得酩酊大醉,喝醉后就打老婆和孩子。老婆忍无可忍,和他离了婚,带着孩子远走他乡。离婚后,卡里宁喝醉了酒无处发泄,就拿羊群出气,挥鞭乱抽,把羊群打得四处乱窜,打累了,酒也消得差不多了,就把皮鞭一扔,回屋睡觉去了。
 
且说这天晚上,卡里宁又喝了一斤多高度白酒,酒精烧得他坐卧不安,正要拿羊出气,忽听羊圈里传来小山羊的惨叫声,他感到很纳闷,心想,我还没打你,你咋就惨叫起来了呢?不好!有情况。他思忖着,抓起猎枪,冲出屋,直奔羊圈。皎洁的月光下,只见一个穿破衣烂衫、披头散发的人正两手抓着一只小山羊,低头猛咬小山羊的喉咙,山羊发出阵阵惨叫。卡里宁用手电一照,只见那人抬起头,一甩头发,满嘴满脸全是鲜红的羊血,正瞪着血红的眸子怒视着他。卡里宁顿时火冒三丈,怒骂道:“大胆狂徒,竟敢杀老子的山羊,老子饶不了你!”说罢,端起猎枪。卡里宁本想狂徒会逃跑,没想到狂徒仿佛中了邪,不但没逃,反而还“噢”地一声朝卡里宁扑来。卡里宁扣动了扳机,只听“嘭”地一声枪响,就见狂徒倒在血泊中。卡里宁扔下枪,走近狂徒,只见狂徒前胸中弹,鲜血汩汩地从弹洞中冒了出来,狂徒惨叫一声,不一会儿便气绝身亡。卡里宁害怕了,立刻返回屋里打电话报警。
 
约摸一刻钟的光景,就见奥卡洛警官带着助手乘警车赶过来。经过勘查,小山羊是被这个狂徒咬开喉咙吸干血而死。再看狂徒,满身是血,尤其咧开的大嘴,还冒着带有腥膻味儿的羊血。奥卡洛感到十分惊讶,难道此人就是近来小镇上传说的吸血鬼?近些日子,有几户牧民发现夜里有小山羊被咬断喉咙吸干血而死亡。一时间,小镇上传得沸沸扬扬,居民们如临大敌,惶惶不安,生怕某一天,吸血鬼会杀死他们的家畜,更害怕吸血鬼会杀死他们的孩子……奥卡洛贴出认尸启事,三天过去了,没人前来认领。经过多方调查,镇上的居民没有人认得“吸血鬼”。警方只好将“吸血鬼”尸体葬在湖畔。
 
 
小镇上有三个小混混,分别叫马维奇、依里奇、西金,三人整天游手好闲,吃喝玩乐。也难怪,他们三个家庭条件都非常优越。三人听说吸血鬼被打死葬在湖畔后,便在一起商议,把尸体挖出来,搞恶作剧,这样才够刺激。马维奇说:“我们搞恶作剧,一定要带上丹妮亚。”丹妮亚是小镇上有名的美少女,父亲在小镇上开着一家手机销售店,丹妮亚高中毕业后,无所事事,就跟父亲一起照看小店。三个混混三天两头到手机店与丹妮亚套近乎,尤其马维奇,更是厚颜无耻地缠着丹妮亚,要丹妮亚做他的女朋友。丹妮亚非常讨厌这三个纨绔子弟,根本不搭理他们,但架不住天长日久,再加上三人轮番请她吃饭跳舞。如今,丹妮亚不但不讨厌他们了,还视他们为好朋友,而且已经答应做马维奇的女朋友。
 
不久后的一天早晨,小镇上的大街小巷到处都张贴着吸血鬼复活的消息。消息说,吸血鬼有永远不灭的灵魂,灵魂随时可以附体。居民们看到此消息,无不胆战心惊,纷纷到警局报警。奥卡洛也不免有些惊恐不安,小镇上居民的安危都维系在他们警察的身上。奥卡洛冷静下来一想,又感到迷茫,仅凭这些打印的野广告,怎能断定吸血鬼复活?为了验证野广告的真伪,奥卡洛带领警员暗中调查,但未能得到吸血鬼复活伤害家畜及人的证据。看来,吸血鬼复活的消息不可信,定是有人在造谣惑众。
 
且说这天早晨,奥卡洛刚上班,就接到卡里宁邻居霍金打来的报警电话,说卡里宁被杀死在羊圈里。奥卡洛放下电话,带上助手,火速赶到出事现场,只见卡里宁躺在羊圈中央,喉咙被咬开,人早已死亡。但地上并没有大片的血迹,只有几滴凝固的血点。卡里宁的鲜血流到哪里去了呢?奥卡洛思忖着,不禁暗暗吃惊。他立刻想到了“吸血鬼”复活的野广告,看来吸血鬼真的复活了。难道吸血鬼真有不死的灵魂,而今来报复卡里宁,将他杀死,再吸干他的血?这奥卡洛本不相信鬼神之类的传说。然而,令人毛骨悚然的现实就呈现在他面前,不由他不相信。他想,吸血鬼是否复活,只要挖开坟墓,便可一目了然。
 
奥卡洛想到这里,立马与助手驾车来到湖畔,用铁锨挖开坟墓后不禁大吃一惊,吸血鬼的尸体不翼而飞。此刻,奥卡洛对吸血鬼复活已深信不疑。下一步该怎么办呢?该如何防范呢?奥卡洛从警二十多年,第一次碰到让他感到十分棘手的问题。
 
 
再说那三个混混中的老大马维奇,这天上午一觉睡到10点钟,感到肚子饿了,便来到一家快餐店,吃饭时,听到顾客在纷纷议论卡里宁被吸血鬼杀死的消息。马维奇听着,不禁疑窦丛生:前天他们三个和丹妮亚才把吸血鬼的尸体扒出来,藏在依里奇家别墅的地下室里,然后就各自回住处睡觉去了,具体如何装鬼吓人,他们还没想好呢,怎么就会发生吸血鬼杀死卡里宁的怪事呢?难道他们所谓的吸血鬼复活杀人的戏言真的变成了现实?这太不可思议了,也太可怕了。
 
马维奇匆匆吃罢饭,马上打依里奇的手机,想让他到地下室看看,吸血鬼的尸体还在不在,令他想不到的是,手机无人接听。霎时,一种不祥的预感顿时袭上他的心头。他立马驾车来到依里奇家的别墅,只见大门大敞着,他喊了两声“依里奇”,然而没有回音。他忐忑不安地来到地下室,只见吸血鬼的尸体不翼而飞,而依里奇躺在地下室的角落里。他壮着胆子走上前,只见依里奇的喉咙被咬开,血已被吸干。看来依里奇真是被吸血鬼杀死的,而吸血鬼杀死依里奇后不知逃向何方。
 
此刻,马维奇不禁毛骨悚然,逃出地下室,立马给西金打电话,同样没人接,又一个不祥之兆顿时笼罩在他的心头。他驾车来到西金家的别墅,大门敞开着,他走进去,只见西金躺在地板上,早已气绝身亡,惨象与依里奇如出一辙,不用说,又是吸血鬼作的案。
 
马维奇想到了丹妮亚,立刻给她打电话。丹妮亚在电话中说她正在家睡觉,请不要打扰她。
 
马维奇在电话中惊恐地说:“我们的恶作剧被吸血鬼利用,前天夜里,吸血鬼杀死了卡里宁,昨夜又杀死了我们的好朋友依里奇和西金。我怕极了,我担心,下一个被杀的目标不是你就是我,你还是跟我到外地躲一躲吧。”
 
丹妮亚在电话中说:“吸血鬼多精灵,他要杀你,你躲得了吗?但我深信,我没作孽,吸血鬼是不会杀我的,所以我哪也不去,就呆在家里。你要逃就逃吧,反正我不和你一起逃。”
 
 
马维奇与丹妮亚通完电话后,就匆匆来到警局向奥卡洛警官报案说,他的两个好朋友依里奇和西金在家中被吸血鬼杀死,为了躲避吸血鬼的伤害,他决定到外地躲一躲。
 
奥卡洛大为震惊。马维奇又向奥卡洛讲述了他和依里奇、西金及丹妮亚搬尸、张贴吸血鬼复活广告的恶作剧的秘密。奥卡洛听罢,感到十分惊愕,难道吸血鬼复活杀人是因为马维奇他们将尸体刨出来灵魂附体所致?这也太蹊跷了吧?也太荒唐了吧?奥卡洛隐约感到这吸血鬼复活杀人的背后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他劝马维奇说:“吸血鬼要杀你,你是躲不掉的,不如留在本地,配合警方,抓住吸血鬼,为民除害。”
 
尽管奥卡洛耐心地劝说,警方会保证他的人身安全,但马维奇仍心有余悸,不肯留在小镇上,驾车到外地去了。
 
且说马维奇逃走后,小镇上便安静下来,半个月过去了,吸血鬼再没出来祸害居民或牲畜。正当人们淡忘或者怀疑吸血鬼是否真的存在时,恐怖事件又发生了。
 
昨夜,霍金斯家羊圈里一只小羊被吸血鬼杀死。奥卡洛警官看罢现场,一言未发,只是一个劲儿地踱步抽烟。
 
霍金斯火了,冲着奥卡洛嚷嚷:“你们这些警察,全是一群饭桶,一个月来,吸血鬼接连杀人和家畜,而你们却至今抓不住吸血鬼。你们再这样无作为,我就到法院告你们!”
 
奥卡洛并没发火,只是沉着脸说:“有本事你尽管告,当心把吸血鬼给吓跑了,你要把吸血鬼给吓跑了,就拿你问罪。”
 
再说马维奇,在外地躲了半个月,感到寂寞难耐,恰巧这时,他接到丹妮亚打来的电话,丹妮亚在电话中说,半个月没见他,十分想念他,希望他能回小镇和她团聚,并说明吸血鬼没出来害人和家畜。
 
马维奇接完丹妮亚的电话后,感到很兴奋,吸血鬼终于走了,他可以放心大胆地回到小镇与丹妮亚寻欢作乐了。只是遗憾的是,他的两个好朋友依里奇和西金再也不能与他作伴同乐了。
 
傍晚时分,马维奇驾车回到小镇别墅里,半个小时后,丹妮亚便拎着一大包酒菜走进来,两人开怀畅饮。酒足饭饱后,马维奇便急不可耐地抱起丹妮亚来到卧室,放到床上,接着便将整个身子压在丹妮亚身上。丹妮亚用力推开他,娇嗔地说:“亲爱的,今夜咱俩玩个新花样儿,你在下,我在上。”说罢,一翻身坐起来,将马维奇推倒说:“亲爱的,请闭上眼睛,我不让你睁眼,你千万不要睁,不然就没意思了。”
 
马维奇乖巧地躺在床上,双目紧闭。丹妮亚从衣兜里掏出尼龙绳,麻利地将马维奇的手和脚牢牢地绑在床上。
 
马维奇感到既刺激又紧张,仍闭着双目,惴惴不安地说:“亲爱的,你要虐待我吗?”说罢,下意识地睁开眼,只见丹妮亚从他的腰间抽出皮带,狠命地抽在他的身上,说:“亲爱的,刺激吗?”
 
马维奇咬着牙说:“真够味,真刺激!”
 
丹妮亚一边奋力抽打,一边瞪着血红的双目说:“亲爱的,还有比这更刺激的,你想要吗?”
 
马维奇忍着剧痛,咧着嘴说:“要,只要你高兴,只要你觉得刺激,我都要……”
 
丹妮亚双目顿时射出令人恐怖的凶光,咬牙切齿地说:“这可是你自己要的,那就别怪我无情了。”说罢,一下子扑在马维奇的身上,张开大嘴咬在马维奇的喉咙处。马维奇顿时疼得杀猪般地嚎叫道:“吸血鬼,原来你才是真正的吸血鬼!”
 
 
正当丹妮亚撕开马维奇的喉咙,贪婪地吸着马维奇的鲜血之时,忽听“嘭”的一声,房门被踹开,奥卡洛带着警员犹如神兵天降似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马维奇顿时大叫道:“警官,她就是吸血鬼,快救我!”
 
此刻,丹妮亚根本不理睬奥卡洛,继续吸马维奇的鲜血。奥卡洛正要上前动手,忽见丹妮亚直起身,非常惬意地说:“好久没有喝到如此美味的饮料了,真舒服,真过瘾!”
 
奥卡洛听着她的话,愕然地说:“你说,你把喝人血当成喝饮料?你真是吸血鬼!”
 
丹妮亚抬手拭一下嘴角的血迹,镇定自若地悦:“我就是吸血鬼,那些人和家畜都是我杀的,我愿为他们偿命。”停顿了一下,她又说,“我只是有些奇怪,你是怎么盯上我的?”
 
奥卡洛说:“这不奇怪,你在霍金斯家羊圈里遗落了一只金色发卡,我们通过悄悄排查,发现全镇只有三个女人使用这种发卡,而你是最可疑的一个。”奥卡洛接着迷惑不解地问:“丹妮亚,你是个美丽的姑娘,你怎么会成为人人痛恨的吸血鬼呢?你杀死几只山羊还情有可原,可你为什么要杀人害命呢?”
 
霎时,丹妮亚像发生条件反射似的,怒不可遏地说:“他们都是恶魔!他们统统该死!”
 
原来,一年前,马维奇和依里奇及西金在小镇上游玩,无意中发现了美若天仙的丹妮亚,于是便三天两头请她吃饭,给她买金银首饰和时尚服装。有一天夜里,三人在马维奇的别墅里轮奸了丹妮亚,而且还拍了录相,以此要挟丹妮亚,他们什么时候想发泄兽欲,丹妮亚就得赴约,不然就要把录相发到网上。迫于他们的淫威,丹妮亚只好屈服了。但她并不甘心,总想伺机报复。机会终于来了,小镇上出现了吸血鬼,他们三人找到她一起搞恶作剧,恰巧此刻她忽然觉得浑身难受,如饥似渴地想喝动物的鲜血,于是便打扮成被卡里宁打死的吸血鬼,杀死卡里宁及依里奇和西金,还有牧民的几只山羊。连她自己也弄不懂,自己怎么会变成吸血鬼呢?
 
有一天,她终于明白了。原来被卡里宁杀死的吸血鬼是她的亲哥哥,她估计她和哥哥得的是同一种病。多年前,她哥哥就得了这怪病,偷杀牧民的羊被人抓到,被打个半死。父亲觉得儿子给家人丢脸,于是就将儿子一直关在家里。在被隔离的这几年时间里,也许是内分泌失调,丹妮亚哥哥的容貌完全变了样,越来越丑陋,常常目露凶光,这让他父亲更不敢将儿子放归社会。不料想,那天晚上丹妮亚的哥哥偷着跑出来,咬死卡里宁家的山羊,被卡里宁开枪打死。而此前,父亲一直对外人说,儿子因做错了事,羞愧难当,投湖自尽了,为了使众人相信,父亲还在湖畔为儿子做了假坟,这也是父亲没法去认领儿子尸体的原因所在……
 
丹妮亚被捕后,警局组织医学专家给丹妮亚检查身体,破解她嗜血之谜。经过体检,专家发现丹妮亚及哥哥的血液中都缺少红血球色素,体内都缺少制造红血球的激素,而导致发病的原因是父母近亲结婚。原来,丹妮亚父母是亲姑舅表兄妹。后来,丹妮亚被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
 
丹妮亚被枪毙后,小镇居民议论纷纷。有人说,吸血鬼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丧尽,如果不是那三个混混祸害丹妮亚,丹妮亚怎么会报复杀人?还有那个卡里宁,更是死有余辜。多年前,他不但靠关系霸占了丹妮亚家的牧场,而且还强奸了丹妮亚,要不丹妮亚怎么会第一个就杀死他?
 
再说马维奇,被法院以轮奸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高墙之内,他痛定思痛,暗自发誓,好好改造,出狱后重新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