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情感故事 > 爱情故事

“爱情”来了,然后是骗子。

时间:01-06 阅读:

“爱情”来了,然后是骗子。

  梁勋擅长扮演一个近乎完美的恋人。他可以变换不同的职业、兴趣爱好、家庭背景,甚至是年龄、形象、姓名,以迎合屏幕那头对伴侣的不同要求。要求只有一个,他会在热恋时提出——一起去博彩网站下注,随着赌注的加大,他最终会带着钱一起消失。

  这个骗局被称为“杀猪盘”。在诈骗团伙内部,培养感情、发展恋爱关系被称为“养猪”。吸引受害者到博彩网站投注,并用小额奖金引诱受害者进一步加大投入是“喂猪”。最后一步,骗子卷钱消失,是“杀猪”。

  这种新兴的电信网络诈骗案件骗了很多人。据报道,今年1月至8月,此类骗局共造成群众损失38.8亿元,个案平均损失18.1万元。

  骗子们总是躲在意想不到的地方伺机而动。为了逃避打击,一些诈骗团伙转移到部分允许合法赌博的东南亚国家。梁勋所在的诈骗团伙就是其中之一,他们把地点选在了柬埔寨王国西哈努克市(以下简称“西港”)。

  加入这个诈骗团伙之前,有人告诉梁勋,做“杀猪盘”来钱很快,而且柬埔寨发放赌博执照,“公司”势力很大,不用担心被抓捕。

  这门“生意”吸引了很多人,其中大多是和梁勋一样的年轻人。有一段时间,国内飞西港的航班要提前一个星期才能买到票,而且往往是高价票。


  “爱情”

  梁勋所在的诈骗团伙在西港一座叫做新城国际的大厦里办公。来自中国和柬埔寨的警察一起找到了他们。中柬警方到来时发现,巨大的办公室里,有两三百个人正在从事“杀猪盘”诈骗。而在这栋大厦的其他楼层,还有其他团伙也在进行诈骗活动。

  此次来到新城国际大厦的是重庆警方。今年4月,他们接到报案线索,开始成立专案组,摸排到一个位于西港的诈骗团伙。

  案件目前正处于逮捕后的侦查阶段。根据警方目前掌握的证据,此案涉案金额就在1亿元以上,受害者上万名,遍布中国28个省份。光是电子证据,就能装满15个容量为4T的移动硬盘。

  24岁的林颖是受害者之一。她后来回忆,那个男生从很多方面看都像是自己的“理想型男友”——长得好看、声音好听、脑子够用、情商很高。他说自己的专业是互联网金融,懂得计算公式,总结金融规律。

  直到那个男生提出一起去博彩网站下注,这看起来都像是一场梦幻般的恋爱。

  一切都被伪装得很好,甚至是在博彩网站上下注这件事儿——所有的投注都是特殊的数字,520、1314。他们每天一起下注,林颖还因此赚过几百元。两人投注最大的一笔是5.2万元,林颖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男生表现得有点不开心。但他还是给林颖发了一张在博彩网站上充值的截图,帮她把不足的钱补上。

  但无论多美的梦都会以同样的方式醒来。根据专案组的讯问笔录,前期受害者在博彩网站上投入较少金额时,诈骗团伙会让受害者赢钱,让受害者尝到甜头并加大投注,直到超出资金承受极限。

  在诈骗团伙里工作的黄霞,总结出一套行骗规律——少时就赢,大了就输。有时看着屏幕中的数字,她会学着受害者受骗后骂他们的语气,对着电脑嘟囔几句“都是骗子”。

  在记者于今年8月加入的1个全国“杀猪盘”受害者互助QQ群(以下简称“互助群”)里,有179个来自全国各地的受害者。群主统计,群友们总共被骗了约3000万元,其中被骗的最多的一位群友损失了350万元。

骗子

  爱情和骗子,哪一个对林颖来说都来得令她毫无防备。做职业化妆师的她对想象中的男友有很高要求,圈子里没有遇到过能吸引她的男生。有空时,她宁愿把心思花在投资自己上。

  后来,她辞了职,在家休息,突然有了大把的空闲时间。在一个语音交友软件里,她意外认识了那个男生。

  这个看起来完全符合她要求的男生,愿意每天花时间“和她从早聊到晚”——他记得林颖的生日,提议在生日那天一起去日本奈良旅行;他工作忙时,害怕林颖无聊,给她安排好一天的日程;林颖故意矜持时,他还“厚脸皮”地缠着她聊天。

  可是,根据中国警方掌握的信息推测,那个“完美男友”的手机里,林颖很可能没有名字,只有“认识日期、名称、所在地、职业、年龄”等一串备注。

  西港那个诈骗团伙要求,每一个骗子每一天都必须新加6个微信好友,并用话术发展成为男女朋友关系。林颖的“完美男友”要这样,梁勋也要这样。

  在诈骗团伙内部,他们被称为键盘手。团伙给每个键盘手发一叠打印在A4纸上的话术集锦本。这份禁止员工对外泄露的内部文件详细规定了键盘手第一次聊天必须了解的信息、每个恋爱阶段该说什么、怎么引起受害者对赌博网站的好奇、如何和不同性格的受害者聊天等。

  键盘手需要在话术本的基础上,结合自己的性格特征发挥“本事”。每个骗子编造的爱情都不尽相同。梁勋聊天时,更偏爱用自己真实的故事和感触去感动对方。“我在异乡工作也挺寂寞的。和她们聊天,我的心情好一点。”

  他身边的骗子,有人走文艺路线,在笔记本上工工整整地誊写一大段描写爱情真谛的人生格言;有人每天都会自我反思,分析自己没骗成功的原因,抱怨自己性子太急,引起受害者疑心。

  为了钱,梁勋不得不住在一条臭水沟旁。臭水沟紧挨着他的宿舍,8人间。今年8月上旬,一场连续多天的暴雨把宿舍一楼全淹了,床和杂物都漂浮在污水中。水退去后,梁勋宿舍门口堆着一大堆垃圾,“环境不好,脏乱差”。

  在每天两次的总结会上,梁勋听着同事们分享着五花八门的造梦招数,随后组长根据当天的业绩情况,对组员予以表扬或批评。最重要的是,组长要鼓励键盘手骗更多的钱。

  用梁勋的话说,大多数人是在“半推半就”之下才留在西港。“推”是他确实没钱回国,“就”是他想熬一段时间,赚点钱再回国。

  他们没有被完全限制自由,下班后可以自由使用私人手机,还可以去吃夜宵、唱唱歌。唯一的限制是梁勋的护照被诈骗团伙收走。如果他要提前离开,他要支付机票费、吃住的费用以及违约金,得赔两万多元才能拿回护照。

  收网

  就在骗子们编织一个又一个梦幻般的谎言时,中国公安部开始组织指导各地民警,跨境打击“杀猪盘”。

  李根是重庆市渝北区公安分局打击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侦查大队的民警(以下简称“刑侦支队反诈大队”)。在前往西港的飞机上,李根想着“去了就准备要冲,把该抓的人抓到,该拿的证据要拿到”。但他一下飞机,现实就超出他的想象。西港机场里,几乎都是年轻的中国面庞。且该诈骗团伙的人员流动性很大,开始有员工陆续往缅甸转移,他们必须尽快收网。

  为了摸清诈骗团伙的工作规律,刑侦支队反诈大队副大队长涂斌在当地买了三角拖、穿上大码裤,伪装成当地人的模样,配合当地警察开展调查。

  专案组发现,每天上午11点许,骗子们搭乘诈骗团伙安排的接送车辆从宿舍到大厦。临近12点,大厦前的接送车辆,能排好几列。大多时候,他们在大厦的食堂里吃午饭、晚饭和夜宵。后来警方才知道,在高峰期,食堂有两三千个骗子一起用餐。

  进入7月,柬埔寨的夜晚异常闷热。梁勋习惯性地把宿舍空调调到18℃,才开始酝酿睡意。但在他宿舍楼下,为了避免引起警觉,涂斌和李根关掉车灯、空调,连车窗都不开。

  到了蹲守的后半段时间,车内温度飙升,李根的衣服都能拧出水来。车厢里臭脚丫子混合着驱蚊水的味道,熏得涂斌犯恶心。他们俩就窝在小小的车厢内,看着骗子们有的出去买夜宵,有的唱歌后回宿舍,直到宿舍大楼熄灯。

  经过第一次行动的磨合,第二次中柬警方的配合顺利很多,有127个嫌疑人被带走。

  在人群中,涂斌看到熟悉的面孔,他走过去问:“你还记得我不?”对方点了点头:“记得,你6月来过。”涂斌说,正因为第一次收网时骗子们嚣张的举动,专案组才更加坚定信心,必须要全链条打击“杀猪盘”诈骗团伙。

  公安部驻柬埔寨警务联络官张平对记者说,重庆公安的行动震慑力比较充分,揭开了高密度打击这类案子的序幕,“可以明确地说,‘杀猪盘’团伙的生存空间正逐步被压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