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情感故事 > 爱情故事

是你负心,还是我疑心

时间:01-26 阅读:

伤痛,丈夫患上鼻咽癌

元月1日,我去医院帮丈夫徐宏拿检查结果。出门前,徐宏再三叮嘱,不管什么结果,一定要告诉他,他已是知天命的年龄,这点承受能力还是有的。我故作轻松地说好,然后系好了围巾出门。一出门,我就在迎面袭来的冷空气里打了个寒战。


医生说,丈夫患的是鼻咽癌。我当即就掉下眼泪,和徐宏再婚的第一天,我们就说好了要白头到老,可我们在一起不过6年时光。

进家门前,我换了个笑脸,告诉徐宏,医院建议我们再到别的医院去检查。徐宏当然不是那么好哄的,脸色马上就黯淡下来。我心里一疼。以后的两三天,我循序渐进地告诉了他真相,跑前跑后地陪他一起检查、拿结果、办理住院手续……

办完住院手续,我们一起手牵手在医院的草坪散步。徐宏说:“小希,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对你。”我心中一酸。

这时,徐宏的手机铃响了,我们牵着的手松开。接电话的徐宏明显地加快了步伐,想拉开和我的距离。“嗯,散步呢。”“是,她在旁边。”“好,就这样。”

“是谁?”我忍不住问。“你这个人啊,就是心眼比针眼还小。是我妹妹。”怎么可能呢?他妹妹刚离开半小时。我好奇地拿过徐宏的手机,看到一个陌生的号码。

我当时真想立即就打一个电话过去核实,但是,如果真是他的妹妹,他肯定会笑我是醋坛子。回家的路上,好奇心还是占了上风。我把电话拨过去,听到一个女人清脆的“喂”。我也喂了一声,她就把电话挂了。再打过去,就是一个老头接的。问是哪里,他说是公用电话。

我问徐宏,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徐宏只好说是唐乐乐。唐乐乐是徐宏驾校的学员,喊徐宏师傅,尊我为师娘。“你们怎么还有联系?她不是早就拿到驾照了吗?”“她老公出差了,让我帮忙去停一下车。我们也就十天半个月联系一下。”

我拉着徐宏一起去打印他的手机清单。从开始到现在,他每天都和唐乐乐有电话往来,另加三四个短信。我想不通,一个有一元钱的公车可坐,决不上一元二公车的男人,怎么会在和女人的联系上这么大方。

那天晚上,我和徐宏坐在一起对着流眼泪。他说,他们只是比较谈得来,他当着我的面,取消了手机密码。

温暖,两个失意人的相聚

我见过唐乐乐。徐宏告诉我驾校的学员里有几个小学老师,有一天妹妹的孩子有不懂的问题,我就把他带到驾校。徐宏在驾校当老师,会遇到各行各业的学员,这些学员为了顺利拿到驾照,都和徐宏打得火热,我很享受这种受人尊敬的感觉。

很有贵妇人气质的小学老师唐乐乐给孩子耐心地讲解习题,徐宏在教另外的学员。我内心里充满了一种庆幸,嫁给徐宏,是正确的选择。他努力上进,社会活动能力也强,能给女人赚面子。

我的第一场婚姻,死水一般沉寂。那是一个下了班就上麻将桌的男人,可以几天几夜不下来。除此之外,也没什么。我和他在一起,陌生得连架都吵不起来,说离婚就离了。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离婚后,我开始上班的路线也改了,每天早上上班,我都会坐上一个固定司机的车。因为天天见,混了个脸熟,人少的时候我们就开始搭话。他知道我是幼师,马上说,“孩子小时候的管教太重要了。”原来,他也是个离婚的男人,离婚的理由是妻子爱玩,连接送孩子上学放学都不愿意,结果孩子迷上了游戏室。孩子“丢”了,他们的婚姻也到了头。

我对打麻将的人最痛恨了,就这样,我和徐宏,一拍即合。再后来,我开始嫌我上班的路程实在是太短了。想要和他在一起,哪怕多一分钟也好,这就是爱的感觉吧。

我们开始约会,公园里,徐宏迫不及待地想要和我亲热。我说不行,除非我们结了婚。徐宏笑着说,他就是要我这样规规矩矩的女人。

失落,他的信任令我伤心

结婚不久后的一天晚上,徐宏神秘地告诉我,在我和他前妻之外,他还有一个女人。他们同居了几年。在离婚之前,他们就好上了。等他决定娶她为妻时,才发现那女人每天都出去玩,并且很聪明地在他回来前十分钟回家洗菜做饭,装得像灰姑娘一样。

有一天,还是让他发现了她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她爱跳舞,徐宏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她的衣柜,用鼻子嗅她的每一件衣服,以此判断她出去了没有。他是用鼻子嗅出她的外遇的。